*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MAR 2011 VOL: 103
2011-03-01 11:00:00
我們的建築師 嚴迅奇
建築大師們都喜歡說:建築可以改變世界,又或者,時代都由他們創造。
早年憑巴黎巴士底歌劇院國際競賽方案奪魁而蜚聲國際的嚴迅奇,本來他可以順勢走到歐美發展,興建世人趨之若鶩的文藝建築但他沒有。他選擇留在香港。
他知道全世界看不起香港建築,既沒有日本的精緻也沒有歐美的如詩如畫,有的是擠迫狹窄,人均居住面積有可能全世界最低。
我們土生土長的嚴迅奇,他面對香港亂七雜八的先天生性建築環境,卻認為這裡是全球僅有的靈感泉源。他在香港唸建築,然後利用在這片地方得到的學問,再借助鋼筋水泥,致力建造公用空間,顧及周邊環境,走進人群為我們解決最大的空間難題!
他喜歡解決問題。
 
J JET    Y  :嚴迅奇 
嚴迅奇自言他的人生路十分平坦暢順,沒有多大的波折,自小在一般的中等家庭長大,向來是個循規蹈矩的乖學生。三十多歲結婚,現在兒子亦已長大成人,準備入讀大學了。除了建築,他最感興趣的是思考,閒來也只是看看小說,喜歡村上春樹的《舞吧舞吧舞吧》。
 
J 稱得上是最具代表性的香港建築師嚴迅奇,當初如何走上建築師之路? 
Y 父親愛聽古典音樂,在家人的安排下,我其實先接觸音樂。小學時學過三年小提琴。那年代的中、小學都很鼓勵學生參與音樂比賽,但我感覺到那只是學校靠學生取得名譽的手段,不像是真心從音樂出發。學音樂,卻要承受家庭與學校施加的壓力(他們對我期望很大呢),我不喜歡。可能反叛潛意識作祟,我愈來愈對音樂失去興趣,反而對視覺藝術產生好奇,開始學習繪畫,甚至一心想當個畫家。
跟所有學畫的人一樣,我也是由模擬階段開始,一直以為自己的畫畫得不錯。原來要當成畫家......全文請參閱《Jet》3月號
 
text  |  Ivan、金成  |  協力  |  Wing  |  photo  |  pluckPAZ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