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JUL 2014 VOL: 143
2014-06-30 10:00:00
許廷鏗 力戰許醫生
見到許廷鏗﹙Alfred﹚,大家從腦海中彈出的未必是一首首的歌名,而是他另一正職——牙醫。說另一正職沒有錯,因為畢業至今,Alfred仍然想雙線並行,既想當稱職的歌手,也要成為專業的牙醫。

有個專業資格在身,旁觀者總會多口說句︰「唱歌都是玩玩下吧!」不如來個角色扮演,你每日要準時9點返到診所,處理所有預約,通常直至傍晚6點才收工。然後吃個飯,晚上多數要出席活動、錄音、宣傳、拍照做訪問,如果一切順利,你還可以在晚上11、12點前收工。這種玩法,似是玩自己多。「唔……都OK……Keep住累的,哈哈……」為遷就許醫生的診症時間,訪問當日也是在晚上7時後才開始,到熄錄音機一刻,剛剛踏正凌晨12點。臨別寒暄多一句︰「辛苦晒,明天又要返9點嗎?」許廷鏗︰「好一點,可以返10點!」許醫生,果然風趣幽默。


一於要站在台上

「原來許廷鏗都幾幽默!」這是完成訪問後,自己的一個小總結。從過去種種跡象看來,很難不認定他是個文質彬彬,偏向文靜納悶的一個人。「這個形象不是自己刻意營造出來,是各方面拼合而來的一種感覺。」由參加《超級巨聲》開始,身分已是牙科學生,即使未開聲,主持評判觀眾都已認定他應該有點內涵。「自覺這個形象也好,助我定下一個不錯的位置,就算第一次見面的朋友,都會覺得我是個頗有修養和學識的人,當然我內裡都不是個反叛的人。」不反叛,或許跟家規有關。許宅屬中國傳統家庭,他排最細,有兩位姐姐一位哥哥,由細到大父母都向四個小朋友灌輸一個信念︰要找一個專科來讀,將來在自己熟悉的範疇下維生,便不怕跟別人競爭。想不到這招潛移默化100%命中,幻化出律師、醫生、銀行家和牙醫四傑。「曾經我都熱愛畫畫,有考慮過當漫畫家,不過很快便打消這念頭。」其實念頭未消,還有迴響,只是由畫紙轉到舞台。

循規蹈矩的性格,要他數一項最任性的決定,亦只是求學時期四出去參加歌唱比賽,甚至參加《超級巨聲》後,差不多落實要上電視前一星期,才通知家人。「幸好家人沒有反對,其實他們都知我有玩唱歌比賽,但不知這麼熱衷,反而在家中,哥哥是比我更熱愛唱歌的一個。」要追尋嚮往舞台表演的根,可能去到哥哥小學畢業。當時哥哥是畢業舞台劇男主角,年幼的他還記得坐在媽媽大髀上,負責拍片記錄。這個畫面深深印到Alfred腦海,繼而很想終有一日可以站在台上我覓理想。

以齒還願

要覓理想,先決條件是達成父母的最低要求︰擁有一項專業資格,結果Alfred順利拿到牙醫資格,以「齒」換取自己做歌手的心願。事實上Alfred細細個寫我的志願時已經是醫生,中途變節是因為眼見大家姐讀醫讀得辛苦,而做家姐的也語重心長地跟他說要想清楚。剛好當年中學有舉行一些職業實習坊,Alfred選了到叔叔的牙科診所實習,那刻已做好心理準備,要應付種種血腥或厭惡的場面。出奇地兩星期以來過得無風無浪,從而跟32隻牙齒培養出感情。「初初讀也沒有想得太長遠,讀到中途開始有滿足感。」跟唱歌很不一樣,唱歌的滿足感是來自很多人擁戴,獲得大量掌聲,是直接衝擊你的腦神經。但牙醫的滿足感是較踏實,要時間浸淫。「病人對你的信任要慢慢累積,對你有信心自然放膽讓你治療更多,而當病人覆診時跟我說沒有再痛,好轉了,我會好開心。這跟舞台上的滿足感是天淵之別,舞台的反應好即時,好大上大落,這一秒在台上享受掌聲,下一秒落到台就已經要調整自己。」

午餐肉經濟論

滿足感這回事,通常是在沒有厚薪選擇下,拿出來自我安慰的說話。市儈地想,唱首歌剪個綵,賺到的錢一定多過你企足9小時,為那32顆牙齒賣力。套用立法會議員王國興的經濟理論,這9小時都不知相等於幾多千罐午餐肉,罪大惡極,一定要剪布!「可能我是金牛座,嚮往安定的感覺,偏偏娛樂圈好講際遇,不是努力完就一定有回報,我相信如果我只得歌手一職,自己可能會有點亂,甚至會鑽牛角尖。相反現在能給予我一份平衡,踏實之餘亦幫到我娛樂圈的工作。」說牙醫工作能幫助唱歌,不是如朱咪咪在廣告所講,牙齒整齊會令人更有自信,而是沉實的工作,給予更多時間Alfred去沉澱一下……全文請參閱第143期《JET》


text : Patrick aHui
photo : Pazu@萬象鏡社 assisted by Ken
styling : Noel So
hair : Milk Chan@Xenter
make-up : Khaki Yan
wardrobe : Evis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