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NOV 2015 VOL: 159
2015-11-10 14:00:00
一田瀟灑哥 莊偉忠
不只一次想過訪問一田百貨CEO莊偉忠,身邊總是聽到兩種反應,一是「我都想聽下佢講咩喎」,另一是「點解個個都想訪問佢?」沒錯,他近年來接受過大量訪問,亦正如他所言,人生做過逾一千個訪問,每年也至少一百個,問題是,對上一千個訪問,仍未問到我心底裡想問他的問題:

「為何集團隸屬於大地產商,依然如此辛辣狠批政府高官?」
「為何開門做生意,罵自由行罵得咁勁?」
「兒子畢業禮舉黃傘,真的沒被人秋後算賬?」
「為何各界生意都跌,一田就上升到冇朋友?」
「身處親建制的地產大集團,如何不失立場,堅持做自己?」
「你所說的『小學雞智慧』顯淺易明,為何大多管理層難以做到?」
「為何逆境來臨,經濟困難,你依然可以如此瀟灑?」
「如果你今日失業,明日你會做甚麼?」

想問的問題,還有更多更多,莊偉忠一一回答,毫不轉彎抹角,緣於這位成長於葵涌石梨貝的野孩子,自小樂觀堅強,年少眼見有人被斬死又如何,留級沒錢開飯也不值一提,長大後跌落事業低潮睡不進去,事後檢討賺取寶貴經驗再往上爬成為瀟灑哥。曾與友人創立安信信貸賺了幾億,後來入馬會捧紅馬王「精英大師」,再獲新地董事局邀請加入一田百貨,怎料第一日就取消開會,第二日要求找數不能遲,堅持不開會不裁員不捽數,無懼逆市生意一直向上,因此不時認叻,又不時謙虛承認自己多方面很差,就連訪問拍照時都要搞笑一番。如此位高權重的CEO既沒保鏢又沒秘書,與我們走到球場和街邊士多拍照,正等如黃子華說過,「如果你可以唔帶保鏢單人匹馬行入去大型屋,執番條命仔行番出,我支持你終身做特首。」

當然,莊偉忠不是政治人物,更揚言不只N屆不參選之餘,更加零野心從政。不過,他深知自己的言論和文章得罪人多稱呼人少,卻依然忠於自己的原則。於是乎,身為管理層卻為打工仔發聲,開口一句「無能管理層」,埋口一句「四個口的高官」,做人做得咁瀟灑,問你服未?


想問的問題實在太多,不如先談一件較少人知道的事,就是莊偉忠最厲害的,未必是搞一田,可能是搞安信。沒錯,是「情與義,值千金」的安信,但又其實不是,因為他創立安信之時未有此廣告歌。時代巨輪回到九十年代末,他與幾位拍檔拿著三億資金,另外集資三億,合共六億開檔,到2004年賣盤時全行爭奪,最終由渣打以9.8億收購。想當初信貸給人印象不好,他告訴父親開了一間財務公司,對方反應很大,問他是否放數、大耳窿、燒人數簿、淋人紅油?「這是我老豆第一個反應,很正常吧,但我們不會這樣做。我們嚴格地規定,收帳時連粗口都不可以講,原因很簡單,我們眼前並非看下年是否賺一千萬,而是五年後賣盤時能否賣到好價錢。要是講粗口淋紅油的話,就沒有大型機構願意購買,有甚麼令賣盤價值低的就不做,所以我的責任就要糾正這種做法。」

「第二,當年我們做大量訪問,不會少過今日,於是報紙雜誌上看到我們是衣冠楚楚的正常人,不是禽獸,更不是殺氣騰騰的紋身漢。為甚麼其他機構不能夠做嗎?因為他們沒有一個認受性高的代言人嘛,但我是呀!任何情況下看到我,你都不覺得我是一個壞人,加上我的寫字樓向來有一堆書放在檯頭,原因是,我真是一個喜歡看書的人,極可能比你們看得更多(上次訪問他說至少看過兩千本書),所以在宣傳上能夠建立正面形象。我,莊偉忠的形象,是過去三十年來建立而成的,怎會因為一間財務公司安信、馬會或一田,而忘記了我花上三十年來建立的風格呢?」

看到這裡,你大概更清楚莊偉忠是個甚麼樣的人,如今補習學校要sell林溢欣頂級名師,莊偉忠絕對是企業界的星級代言人吧。賣了安信後加入馬會,其後轉到一田,他上班第一日就貫徹其著作《不開會的CEO》,取消了早上例會。「第二日,我就找了Financial Controller說,公司不能再有任何遲了找數的情況,只要發生一次,我就馬上辭職,因為我背負不了信譽的損害,也要make sure對方知道我們是第一個找數的。」當時對方和筆者一樣摸不著頭腦:為何要做第一個?「當然是有原因的,當年一田規模太細了,百貨公司裡面排行第尾,比UNY更細,全港沒有人理會我們,所以要千方百計令供應商或大品牌留意到我們?」不再遲找數,變相手上流動資金及利息亦減少,如此蝕本,值得嗎?「大部分人總覺得自己的利益是最大,但想保持長遠關係,就要先放棄自己的部分利益,所以我經常說有水準的管理層,才分得清楚長遠利益和短期回報。」在莊偉忠眼中,他分得清楚,並且擅於出奇招。


另一奇招,就是2008年金融海嘯之際,一田生意強勁,他恐怕有公司會被扣起貨款而逼死,於是決定一視同仁,慷慨向當年920間有來往的公司,一次過提前找數。「同樣是那位Financial Controller,他第一句就說不合規矩,但我堅持,叫他先計算手上的錢是否足夠,以及此舉將會損失多少利息。他有他計數,我就去說服董事局,翌日早上得到同意後,就決定提前十日找數。」他的堅持確有回報,當時息口很低,他口中「微不足道的十日利息」,換來920間公司的連忙感謝,後來其中有些公司告訴傳媒後,全香港人都知他的善舉,一田的香港良心地位就此奠定。

當年規模小,出招有因,但生意強勁時大條道理得勢不饒人,他卻堅持雪中送炭,深信得人恩果千年記。「做生意最重要是關係,大家口唇邊所說的互利,通常得個講字,但我真是一個願意放棄利益而為對方打算的人呀。別人風光時,你請食飯,對方不會記得;別人乞米時,你送上一杯水,對方卻覺得特別珍貴,我們的友誼就是這樣建立而成的。」近日他又有另一善舉,就是將平均60至120日的找數期,努力五年後,從今個月起一律減至30日,最難是說服同事。「由Day 1開始,同事們不支持我,他們覺得60日找數是天公地道的,慢慢卻變成惡習,更是劣行,以門高狗大來欺負一些議價能力較低的人。我不喜歡賺這些錢,不想夜晚睡不到覺,於是我對同事們又又求,每年改一批,他們逐漸發現這樣做有好處。」到底有何好處?「明年經濟差嘛,我已寫好了信件,解釋為何要改成30日。我不知明年經濟如何,但問心講句,他們收到那封信會否感動?真正得到少許利益的他們,沒理由柴台的。行頭有很多不成文的norms,卻需要一個有膽量的人去改,而我就是那個人。」

講膽量,莊偉忠的確有吉士,近年他更大力斥責「偽管理思維」,矛頭直指很多企業的無能管理層,又勇於打破行規如取消上架費、縮短找數期,真的不怕行家群起而攻之?「我很少留意別人怎樣說我的。上星期我寫了一篇關於李天命先生的文章──《不動如虛空》,在網上被人罵到飛起,但如果講完怕人責罵的,你們都不會出雜誌啦。如果真的很擔心就不會寫啦,但我知道今日我所寫的東西,很多都是得罪人多稱呼人少的。」



text - Nic Wong / photo - 師曾 / 協力 - 金成
全文請參閱159期《J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