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APR 2016 VOL: 164
2016-03-31 19:12
畫的是水土不服 梅創基


Text : Ernus / PHOTO : Jack

今年七十六歲的梅創基老師,不單說話中氣十足,走路魄力猶存,就連在避風塘寫生,也是數分鐘便畫下栩栩如生的速寫。大半生獻身藝術,告別教席之後,他仍在助手的協助下不斷創作,今年四月即將舉辦《大海。船韵》展覽,展出以爛船為主題的數十幅作品,大師數十年功力,就濃縮在這許多作品之中。

以爛船作為展覽主題的緣由,要追溯到梅創基老師的童年往事。1940年梅老師生於廣東台山,兩、三個月大左右移居湖南,都是內陸地區,二十歲之前從未見過大海:「唸美術學院期間,正是上山下鄉運動熾熱之時,我被派去農村體驗生活,輾轉之下到了粵西電白博賀港,那是我初次見到大海,印象很深刻。那裡有一個長長的沙灘,人們千辛萬苦的種植了一個防風林,因為是鹹水所以很難種啊。在那裡住了幾個月,不時走到海邊寫生,那是中國最苦的日子,我們個個吃不飽,現在說起,一眨眼就幾十年了。」數十年後,友人邀請梅老師故地重遊,闊別多年,往日的風景只剩下一艘艘破爛的漁船,完全出乎梅老師意料之外,因此他又拿出畫筆,畫下這些風景。「最特別的是我在這裡找到大批龍骨,所謂龍骨其實是漁船的脊樑,為了防腐而塗上朱紅色及湖水藍色的油漆,在我看來甚有美感,也是一種歷史痕跡,於是成為我筆下一個題材。」後來經朋友介紹,梅老師再到福建、潮州畫下另一批爛船,《大海。船韵》這個展覽,就是這樣誕生。

不少人知道梅創基喜歡畫破船,走來「鬧鬼」他:「他們說中國那麼多漂亮的旅遊區我偏不畫,卻去畫爛東西?!我只能說,畫畫的人就是很奇怪的,覺得爛船比大船好看得多,我在香港也是一直畫爛船。」訪問時剛好有遊輪在眼前經過,梅老師說了一句「船好大」,卻對它絲毫表現不出興趣。梅老師補充道:「或許這就是我的創作思維,我喜歡畫原生態,旅遊區不是原生態,是扮出來的。我一直在做的創作,是用另一角度看中國,不是依循在共產黨領導下中國怎樣好,我說不好就是不好。你說我懷舊也好、是情意結也好,或是人生的悲哀也好,我在破爛的東西中發現還有很多美麗的元素。我在香港幾十年,不想看高樓大廈,只在破爛的東西上找到親切感,也許是一種病態心理,也算是在居港後的『水土不服』。」梅創基年少時在廣州美術學院主修版畫,二十三歲移居香港,雖然香港受殖民地色彩濃厚,他卻自言深受東歐文化影響,「吃俄羅斯的奶水長大」,所以對鄉土、民族主義感覺強烈。梅老師形容現代藝術是鑽牛角尖,而他卻是尋覓尾巴尖,此話何解?「現代藝術和搖滾音樂很相似,有陣金屬味、冷冰冰的;近年中國藝術也走這路線,畫到毛澤東好像吹氣公仔,或者中國人個個好像白癡般。我的作品卻是軟綿綿、溫馨的,如果他們是走在前頭的前衞路線,我則是收尾那段,是大器晚成,需要時間浸淫的。」

全文請參閱164期《JET》。

《大海。船韵》展覽
日期:4月20日至5月12日
地點:中文大學崇基學院行政樓大堂展覽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