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SEP 2016 VOL: 169
2016-09-08 16:41:31
瘋癲與巔峰 惠英紅

美魔女當道,偏偏惠英紅總是不被納入這個行列,難怪她早前公開表示介意別人不叫她做美魔女。有趣是,她今次去蕪存菁,接拍《幸運是我》扮演六旬獨居老人,卻強調不用化老妝,並非扮演甚麼角色,而是演繹自己家中患有腦退化症(俗稱「老人癡呆」)的母親,除了希望令世人明白病症並非老人家所屬,並想為過去自己瘋癲狂罵病母而認錯,更期盼藉此追求事業上的巔峰。

Text : Nic Wong / PHOTO : TPK
makeup : 諺瞳小白 / hair : James Lee@HAiR
wardrobe : D&G

 

瘋癲

真身上陣演繹六、七十歲的角色,孤獨之餘,更不自知患有老人癡呆,惠英紅笑說:「橫豎都沒有人叫我美魔女,那我便豁出去啦。」起初接到劇本,她不想拍,卻又捨不得。「本身我媽媽有老人癡呆症,我跟導演說,我要演活我媽媽,堅持所有造型、神韻、不少場口的情緒和衝突,都要跟足我以往所看到的媽媽,而不想去扮演一個角色。片中角色叫芬姨,而現實中我媽媽則叫芳姨。」導演大致同意,唯一爭拗是,當初角色設定為七、八十歲,但惠英紅不肯。「年齡對我來說很重要,我想真實,不想出錯,不希望有人誤會老人癡呆症只是老人病。因為當年我就是不知道媽媽在五十多歲時患病,當她到了七十歲時,我才知道,經已是中後期了。老人癡呆症,正常是五十多歲發病,部分更會早在四十多歲,發病中期可能是六、七十歲,而非導演所指的八十歲。」

難道導演搞錯了年齡?「不是,其實他知道的,但他想到如果將年齡推大一點,能讓我有更大的突破,但我表明不想化老妝。說真的,我喜歡Deanie姐演《桃姐》,但我不喜歡她的妝容,真的不想化一個假妝來推高自己的年齡,寧願用自己的方法演繹六十多歲。」她自言了解年老時的變化,例如身軀會傾前彎曲,於是她要求穿一些寬鬆點的服飾,以及素顏上陣,最多將皺紋誇大一點。「我不想化妝減了我的戲,正如你看畢彼特《奇幻逆緣》,雖然好看,但看到他的妝扮時,就已經扣分了。」

古今中外,以老人癡呆症作主題的電影俯拾皆是,包括《桃姐》、《女人四十》、《永遠的愛麗絲》等等,惠英紅卻說其他演員飾演一個「角色」,她卻是做回自己的媽媽。「拍《幸運是我》時,剛好是《永遠的愛麗絲》上畫,有人叫我參考一下,但我直言,要看的話,我不如回去看自己的媽媽啦。」以往她演繹每個角色,自言會做好功課,給角色既定性格,每每埋位前一星期開始習慣,嘗試搣甩自己去代入角色,但今次並不需要。「我對著媽媽幾十年,所以不需要做既定的性格改變,但拍戲時憶起很多片段,情緒上很大起伏。

「我看著媽媽的轉變,當時不知道她有病,但期間她變得骯髒、狂躁,結果關係很差,我卻不信七十歲的她患有老人癡呆症。片中有場找不到電視遙控轉台的情節,現實中我試過因此而不斷責罵她,結果她眼神空空,含著兩泡眼淚,哭訴自己真的不記得,那時我才後悔自己發瘋一樣,怎料轉眼間她又忘了剛才發生甚麼事……這一切的親身經歷,我都一一放進電影裡,不想誇張,不想催淚,不想做虛假的事,只想重新面對自己的錯,希望填補一些內疚感,好讓大家明白老人癡呆症不只是老人家的事。」

家有病母,惠英紅更留意相關病患的資料,以防記憶衰退。「最直接是打麻將,但我很難抽時間來打牌,又如我的運動細胞很厲害,與別人傾談的轉數也快,但這只是慣性,對訓練記憶來說沒大幫助,所以要嘗試用上不慣常用的腦部分。譬如說,現在我去了學二胡、學音樂,由於我沒有音樂天分,從未開發那一邊的腦皮層,他日就算左腦瀕臨死亡,也可用右腦來激發,這些全都是從世衞報告中學到的。」她提到很多天才如光纖之父高錕,正正只開了一個腦皮層,於是不幸患有老人癡呆症,但即使病症沒法根治,保健的話,仍可以減慢它的惡化程度。

 

巔峰

老老實實,惠英紅拿過不少影后及女配角,但她的事業心依然高昂,願意為角色豁出去,亦如她之前說過,希望別人認同她的存在有意義、有價值。「我希望登上巔峰,我很努力想在這幾年間做出一個巔峰,因為從巔峰退下來是最光榮的,所以我努力做好自己的成績表,好讓退休後擺一世。」幾年前憑《心魔》橫掃各大影后殊榮,仍不算是事業巔峰?「很難說的,我覺得暫時我仍未達到最高峰的一點,但當然我也不會追趕一世,絕對不會蹉跎到下坡時才離開,而是訂好了一個時間,期間不會讓自己滑落。」

今次電影片名為《幸運是我》,惠英紅猶如別號一樣,事業路上只有「小紅」,不算大紅,而她對「幸運」兩字亦感到矛盾。「我的人生和性格一樣,很矛盾,很典型,只有黑白,沒有中間位。我從最低層的街邊長大,卻總是當中最叻的一個,以睡在街邊及從未讀過書的人來說,我能夠入行,而且順風順水,能夠到達社會的中上層,已是極幸運了。」只不過,她作為武打女星的身分,就算票房怎樣賣座,似乎不被行內人重視。「即使我有多紅都好,片酬都一定不夠其他人,真是打了折扣,不夠別人幸運。老實說,我這樣賣埠,憑自己的努力,應該得到更高的成就,所以一直以來我的掙扎很大,這是事實。不過,事實歸事實,這一行是七分努力,三分運氣,我卻付出了八分努力,結果仍是這樣,沒話好說了,唯有繼續努力爭取更高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