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DEC 2020 VOL: 220
2020-12-03 13:06:20
STEVE NG 以香港玩具承傳情感記憶

時代轉,物事變。香港玩具及模型品牌微影(Tiny)創辦人吳凱俊(Steve),自小鍾愛港產玩具,從中享受過無數歡樂時光。為了延續玩具情誼,好讓新一代認識本土玩具文化,他與團隊一直積極創製各款香港特色的玩具,期望以此為橋樑紀錄香港風情與回憶。

TEXT︱ KO CHEUNG
PHOTO︱BOWY CHAN

 

 

Q:童年著迷哪些玩具,有何難忘回憶?
我生於70後,舊時未有互聯網,生活水平亦不高,家人不常買遊戲機、LEGO之類,「推車仔」(合金玩具車)是較化算和傳統的玩意,型號多元,從的士、泥頭車、消防車到跑車等都有。我最喜歡的一款車,是以前父母帶我去啟德遊樂場買的鐵皮巴士。它很特別,因飛輪裝上火石,滑行時會「擦出火花」,像真車般滿有實感,好看又得意,只是現已消失,每次與人分享,大家都說不可思議。

 

Q:香港玩具文化有何特色?
以前香港是世界生產玩具的中心,例如經典的椰菜娃娃或黃色鴨仔,都是香港製造,主攻外銷市場。但隨製造業轉型、不少廠商北上,香港幾乎已無玩具廠,但港資玩具商及團隊、玩具公司仍然存在,只是生產部份大都轉往內地了。

 

 

Q:何以微影專門生產富香港特色和情懷的玩具,如車子、屋邨主題等產品?
雖然香港生產很多玩具,譬如廠商做很多英國、日本的消防車、消防局或的士等,卻少做本土特色車款,偶爾有少量卻很昂貴。長大後當我從事玩具業,不想一味喊可惜,更想盡力填補空白。

像香港開埠至今179年,未有公司肯投資做香港消防局,2014年我創立品牌後,和團隊即使資金不多,也試跟銀行申請貸款,於2015年推出本地歷史上第一個消防局和警局玩具,並以合理價格於市場上公開發售,好讓香港市民有能力購買,小朋友可自幼多接觸,從中了解香港玩具文化。

 

Q:製作玩具的過程有何挑戰與樂趣?
2014年時局飄搖,再者歐債危機,出口業市場差,人民幣又升值,難以請人,做本土玩具就算受港人歡迎,若單靠內銷仍難賺錢維本,曾有人直接勸我:還是別開品牌了。

何以我堅持下來?皆因相信做得「專」是有空間發展的。做玩具最大挑戰是競爭,當人人鬥「平」,而我們專注做如民安隊車、香港紅Van等不算大眾化的本土車款,所花時間和成本或較高,就較吸引受眾,也難被人跟隨。結果短短6年,品牌已做了逾五百款具香港特色的車,總算生存下來。

再者,品牌目標並非賺大錢。我跟團隊喜歡香港,留意隨時代更替,不少民間風情正消逝,所以就開始動手製作,先後做出如過去深受小孩喜愛、現因安全被取締的螺旋型滑梯、馬騮架和用木及鐵製的氹氹轉;陸續清拆的冬菇亭、舊屋邨;還有,團隊現正籌劃的油麻地停車場玩具等。就算最終留不住實物,都想用玩具將之再現,用玩具紀錄香港。製作要跟很多部門和單位溝通,周圍勘景、度尺、不斷調整草圖等,每個步驟費盡心力。但我最難忘,是某次於官方臉書上,收到一位民安隊員說,「很開心終於有人做民安隊玩具車了」,就知道每件玩具都緊扣港人的成長與記憶,自有其意義。

 

 

Q:今個聖誕Mira Place與日本超人氣扭蛋「戽斗恐龍」合作,微影亦有售賣恐龍玩具,你認為恐龍玩具有何吸引之處?
我很高興Mira Place帶來「戽斗恐龍」聖誕活動,因為我的女兒以及很多小朋友,都很喜歡動物玩具,他們有時還可如數家珍地,細數各恐龍品種或蝴蝶、野生動物等特色與故事。由此想起,歐美等地向來喜以動物玩具作科普教育,引導小孩子認識大自然、了解生態環境等。我當初引入恐龍等動植物玩具,也希望鼓勵家長和子女藉著玩具多接觸不同事理。今次「戽斗恐龍」聖誕活動,我亦會帶女兒到場,不只拍照、打卡,也想分享當中故事。

 

Q:玩具怎樣影響一個人的成長?
從玩家角度,童年我透過玩具,跟家人和朋友留下很多美好的相處回憶;如今成為玩具製造商,透過參與玩具設計、整理、創製和各類跨界合作,不但汲取大量生活知識、社會資訊、科普常識,還結識了不少有心人和團體。像Mira Place,多年來支持和信任品牌的理念和發展,所以在今年困難重重的情況下仍能擴充店舖,於微影旁邊開設了「B51」售賣玩味高、富有收藏價值的玩具,既讓我的夢想得以實現,也讓眾多香港玩具迷找到聚腳點作交流,這對延續本地玩具的創意與精神,既難得也
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