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JUN 2020 VOL: 214
2020-06-12 18:56:39
罕見的珍貴:調酒師父子時差日常

 

 

無論兒子多大,當父親總是五味雜陳,對調酒師Samuel的父親Coffee而言,嗅著酒香,卻總是嚐到甜。調酒師的工作時間由傍晚直至凌晨,父親年逾六十但仍為在職人士,在有限的時間中,二人多年來都努力尋找著交集點:「我和兒子的關係很珍貴,但那不代表需要常見面,男人不用太婆媽,只要讓對方知道自己永遠在背後就夠了。」

 

信任就是最大支持

Samuel入行的年代,還未有雞尾酒吧,中環還未有那世界排名前五十的Quinary,蘭桂芳夜夜笙歌。他笑言近年有酒吧場景的電影,都是向當年的五光十色致敬。本來是念土木工程出身,後來深知書中之事非自己所好,於是十七、八歲便跟著好友加入酒吧行業。對比同齡同學的朝九晚五,儘管在暗黑中工作,他的世界卻比較廣闊,城中知名大狀都會入內消遣,酒吧成了他和高學歷圈子的交匯點。當然,酒吧的品流複雜也是必然的,於是父親Coffee曾找個借口去喝一杯,目的是把兒子的工作環境都掃視一翻:「有些事情他看不見,但我能看見,他回家說很抗拒在酒吧看見的不良行為,抗拒即是有戒心,那我就安心了。」

 

 

Coffee的友人知道Samuel畢業後到酒吧工作,少不免有閒言閒語,但作為父親,仍然身心同樣信任和支持著兒子。Samuel回想有一次不愉快的轉工經歷,新酒吧的理想和現實有差距,工作氣氛叫他鬱悶,於是三個月後立馬辭職。最後上班日,Coffee的坐駕直接停泊在酒吧門前,以防兒子被找麻煩:「這就是支持,爸爸絕非可以一個打十個,但只要我在,我就會支持他。」這種支持並非由父親無間斷輸出,支持著兒子的同時,也支持著自己。數年前「登六」,經營著自己的物流公司,也算是登陸的上岸人士,但也深知住屋問題是年輕一輩的巨型阻力,於是他把退休的計劃暫緩,為了兒子繼續工作:「無論是我的身體、健康或財富,我都要加強自己,有甚麼突發事,我負責供房子一段時間也沒問題。」

 

 

 

 

 

以聲音關心

當酒吧業的,都是過著日入而作的生活,Samuel多年來都是下午四、五時上班,凌晨三時多回到家,而Coffee平日要打理公司業務,周日還會定期當義工,兩父子見面的時間不多,卻存在有趣的默契。Samuel回家時會輕輕關門,連開水龍頭洗個手也小心翼翼,同時父母都會因脫鞋、放鎖匙包的聲音而醒過來,自然可以安睡。雖然存在著時差,但無阻二人的牽絆:「我和兒子的關係是很珍貴的,但我覺得不需要經常見面,男人比較簡單,不需要太婆媽,有需要時開口便可。」Samuel坦言,以往在遇到困難時,父親並非他首先會想起的出口,同業的朋友往往更能理解他的處境,也提供實質建議。但漸漸發覺父親能提供心靈的支持,和友人的無法比擬。

 

 

 

味蕾的養成

看過橫臥沙發的兒子,也注視過酒吧桌後那動作俐落自信的調酒師,Coffee形容那仿佛是兩個各異的個體:「工作中的兒子充滿魅力,當父親的常以為兒子還年輕,這個不懂,那個不懂,到了現場才知道,這些事情我不懂,他卻非常擅長。」憑借天賦、個人努力,還有家人的信任,Samuel當上了Quinary的酒吧經理,除了協助酒吧多次擠身世界五十間最佳酒吧之列,他個人也獲得多個調酒比賽冠軍。第一杯給父親調的酒,Samuel記得主要用了烏龍茶,酒精濃度低,因為父親常以私家車代步,Coffee笑著補充:「我忘了是甚麼味道的,反正也是甜吧。」現在若再調,則會加入紅棗、杞子、薑和冰糖,配合父親的養生步伐。

 

 

儘管接觸了無數酒精,Samuel還是記得最初的兩種,一種是氈酒,一種是啤酒。氈酒是父親放在家的,他混了點汽水,成了調酒的初體驗。味蕾的固執早在小時開始萌芽,他對食物充滿好奇,除了擁有辨別優劣的能力,甚至會因為吃到性價比低的食品而心情欠佳。後來,他把這種執著投放於工作中,正如餐廳中的open kitchen,調酒師的一舉一動也收進顧客眼底,用心與否毋需額外注解:「我去享受的時候希望那是極致,當我調酒時,也希望為客人帶來極致。」

 

 

這種用心的態度,多少是在父親身上吸取到的。他以話語和行為證明自己對事情的在意,當公司的人都在偷懶和聊天,父親卻仍然埋首工作中:「這不是笨,這是用心,想要把事情做好。」父親教他要「襟鬧、爛做、冇詐型」,人家肯鬧都是為你好,Samuel把這些家傳之寶傳授予酒吧員工,喜歡做的事要好好做,不要忘掉初衷。假設父子在同一時空出現,二人都相信能成為好友,性格和想法相約,因為那稍微的不一致,更能看到不同的天空。

 

 

Text:陳菁

Photo:BOWY CHAN

VIDEO:YU SAI YEUNG, TRUMAN TSUI

WARDROBE:COS

VENUE:QUIN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