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2021-02-26 17:19:44
消失了才想撿回 陳玉勳

Interview & text: TC

今年的情人節匆匆過去,好像消失了一樣,碰巧台灣電影《消失的情人節》真的在香港上映了,到底是如何消失的呢?故事中的主角,一快一慢,二人世界就多出了一天,導演陳玉勳說,這個故事講述一些寂寞的人,可憐得只能跟空氣講話,好像連鬼都可以做朋友,希望這部電影能讓我們重新撿回那些遺失掉的東西。我們消失的,不只情人節,還有更多更多。

 

故事大綱:

第57屆金馬獎最大贏家,勇奪五項大獎,包括「最佳劇情長片」、「最佳導演」、「最佳原著劇本」、「最佳剪輯」、「最佳視覺效果」!台灣大導陳玉勳領軍,與金馬獎得主劉冠廷及金鐘獎得主李霈瑜打造又一奇幻愛情電影。

在郵局工作的曉淇(李霈瑜 飾)是個超級急性子,她行事俐落、反應敏捷,偏偏愛情卻急不來,活了三十年依然單身。日復日沉悶的工作中,她發現有個慢半拍的寄信男(劉冠廷 飾),不論陰晴也每天到郵局寄一封神秘的信。情人節前夕,憧憬愛情的曉淇終遇上了陽光男搭訕約會,脫單在望。怎料一覺醒來,她期待而久的情人節居然消失了!斷了片的她完全沒有那天的記憶,就連陽光男與「慢世魔王」寄信男也同時失蹤!曉淇決意踏上奇幻之程,尋找消失一天的真相,奪回屬於自己的幸福。

 

問:《消失的情人節》來自二十多年前的故事《有一天》,當初為何會想到那個故事?

那時沒有工作、每天沒事幹,總在家裡看那個體育頻道,看到一些球類比賽,就發現有那個節奏的問題。比如說,你進球一定是你的節奏跟別人不一樣,跟防守的人不一樣,你才有進球這樣子。那就覺得,這個世界有的人快,有的人慢,這是個很有趣的一個點子。

有一天,我去街上亂逛的時候,看到有一間照相館,二、三十年代那種,還有很多那種幫人家拍證件的照相館,它的櫥窗外面掛著一個大明星的照片,我說到底這個明星知不知道他的照片被掛在這裡?如果有一個人的照片被掛在這個櫥窗,但是他從未拍過這張照片,那是不是很可怕、很詭異?那個人,如果不是被綁架,也不是被迷暈,卻有一張很正常的笑臉,那,他會是甚麼的情況喇?那應該是,有一天他消失了吧,就是這樣開始了這個故事。

 

問:事隔二十多年,現在我們看到的電影,與當初那個故事有何異同?

二十年前,我寫的很簡單,就是純粹一個愛情故事,寫一個很快的女生,跟一個很慢的男生,然後那男生偷偷喜歡她,源於小時候的很多原因,一直喜歡到現在這樣子。突然有一天,世界時間暫停了,這男生多了一天,這女生少了一天,這男生就跟她共度了一天,可是這個女生完全不知道,大概就是一個很簡單的愛情故事而已。這二十年來的轉變,加上我最近年紀大喇,比較想講述成長的那種心境,以及幾個人成長的故事。

 

問:如果讓你選擇,你寧願是比別人慢的男主角,還是比別人快的女主角?

當然是慢的好,因為慢的老得慢嘛,太快就容易老。

 

問:與這個劇本成長多年,你相信世上有可能發生那個消失的一天,或是多出的一天嗎?

我真的覺得這個世界,我愈來愈不懂。小時候總是相信,甚麼科學呀,後來長大才發現,其實那些科學家也沒有那麼篤定。如果科學可以解釋世界一切,那根本就不會有宗教,也不會有人去相信神。所以我年紀愈大,愈覺得這個世界有很多問題,也是我們無法理解及解釋,是科學也沒有辦法解決的。所以我相不相信,我是還蠻相信的。而且我還寧願相信這樣,還比較好玩,人生好無聊。

 

問:片中女主角父親的設定,令人摸不著頭腦,特別加插這個角色有何原因?

這個故事講述一些寂寞的人,像男主角阿泰、女主角曉淇都是。阿泰雖然很寂寞,動作也很慢,沒甚麼朋友,但是他心中一直默默的有曉淇,作為他的精神支柱。曉淇動作很快,時間過了很快,然後她沒有甚麼朋友,個性也不好相處,但是她愛聽廣播,DJ就是她的朋友,可能壁虎也算是她的朋友。

但是最寂寞的是,她的爸爸。這個角色,他是一個中老年人心境,他跟阿泰一樣動作也很慢,他有很多心事,沒辦法跟家人講、跟朋友講,也沒甚麼朋友,所以他一直把心事放在心裡面,然後過得很痛苦這樣子。這個爸爸的設定,對這部電影非常重要,讓這個電影有一點重量感。這些感情,其實這個爸爸佔了很大的比數。

 

問:片中亦加入很多古怪設定,例如壁虎伯、馬賽克電台DJ,是甚麼的原因?

這些角色,尤其是壁虎伯這種東西,我本來就是設定給那些寂寞的人。他們很可憐,就是只能跟空氣講話,也沒有朋友,所以我必須設計一個他們的朋友給他們,比如說,馬賽克就是曉淇的一個講話對象,就像她的朋友,那爸爸的朋友就是戲中那個和尚了。

我一直覺得,一個人很孤獨的成長過程中,有時候你很徬徨很無助,陷入低潮的時候,有時你好像連鬼都可以做朋友,你可以跟一條蛇,或者是一隻貓,甚至是一隻蟑螂,大概也可以把牠當朋友,跟牠講話。人寂寞到一個程度,大概就會這樣子。所以我會設計一些角色進去,類似像精靈、天使這樣的角色,讓他們做寂寞人的朋友。

 

問:劇本非常厲害,有否想過用嚴肅劇情片來拍?抑或一心一意是以喜劇出發?

很久以前,1994年拍《熱帶魚》開始,我就一直用喜劇去拍比較有點悲劇的感覺,主要原因是我的個性比較害羞一點,我常覺得做喜劇的人都比較害羞喇,不太好意思表達呀。自己感情的直接表達,都想要用那個好笑的方式來隱藏,夾帶自己的感情進去,又怕觀眾尷尬或難為情,而我自己也難為情,如果拍很痛苦的東西給予觀眾,自己或會覺得會不好意思,會讓觀眾很痛苦,會覺得很抱歉,所以我拍戲通常會用喜劇的這個方式來拍。

 

問:不少人提到,這似乎是一個慨嘆城市(台北)節奏太快的故事,令人想到回到家鄉。你有否這樣的同感?

其實不會有這樣多的感慨喇,因為都市跟鄉村這節奏本來就存在,我拍這部電影主要的用意是,希望大家能夠身在很快速的生活、很現代的社會,感覺一切都很便利,但是我們常常因此遺忘很多東西,就是以前二、三、四、五十年前,很美好的傳統會被拋掉,會不見了,會遺失了,比如說很浪漫、很純真,或者是一些友情、愛情、夢想,我們隨著現實的壓力,現實生活的壓力,常常就犧牲了那些,而這部電影主要是,想讓我們重新撿回那些遺失掉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