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OCT 2013 VOL: 134
2013-10-07 10:00:00
平行時空的東歐八九民運
1989年。這邊廂的神州大地,學生發起愛國運動,最終被武力清場,共產政權從此步上獨裁之路。那邊廂的東歐各國相繼發生政變,結果是共產政權倒台,東歐邁向民主自由之路。
相同的1989年,相同的目標,最終卻面對兩極的收場,演變出迴異的未來。今天,同樣爭取民主的香港人可以從中得到什麼啟示?
 
年度藝術界盛事「世界文化藝術節」,今年以東歐為題,請來俄羅斯、波蘭、捷克等地的藝術團體演出。國際演藝評論家協會(香港分會)特別策劃一系列講座,今次就請來香港浸會大學政治及國際關係學系副教授陳家洛和劇場編導甄拔濤簡介東歐的政治和文化。
 
現任立法會議員陳家洛曾於波蘭的大學政治學院任講師,習多種東歐語言,太太更是波蘭人,對東歐,特別是波蘭史素有研究。而波蘭亦是第一個脫蘇、脫共的歐洲國家,為東歐邁向民主起領導角色,話題就自不然由它開始。
 
波蘭——民主先驅
要明白波蘭的民主進程,陳家洛認為先要認識「團結工會」的中心思想——自我設限,「自我設限的精神是,對自己的定力。成功推翻獨裁政權之前,做好內部團結,建立價值觀。無論社會上任何人受到打壓,你都應該感同身受、站起來伸張正義,建立團結關係。因為共產或獨裁政權,最叻的不外乎威迫利誘,其化學作用便是分化。」很多人認為自我設限的精神是絕不挑戰權貴,但陳家洛說,「在東歐人心目中,自我設限絕不是怕事,而是當你要推翻一個極權,首先要在高壓空間內,畫一個自己的空間。鞏固自己的力量後,他自然會主動談判。」
 
這種具前瞻性的革命思想,源於波蘭歷史中多次失敗的抗爭運動,「團結工會在1980年的大罷工定立嶄新策略:團結、佔領、主場。他們佔領了格但斯克,將它訂立為主場。同時吸納知識分子、學生、農民等各界人士加入。團結工會提出21項要求,大多數是言論自由、新聞自由、釋放政治犯,有一條很過癮——工人關心牙醫的脊椎健康!從中看得出他們的包容性!」
 
雖然翌年波共實行戒嚴法,卻令反抗勢力壯大,「波共曾宣佈,摧毀團結工會的五百間出版社,充公超過五百萬份地下刊物——可想而知,失去了殼,卻生出了更多更難處理的運動細胞!」結果1989年,波共與團結工會談判,最終波共倒台。
 
捷克——真話的力量
若提捷克歷史,一定會提及1968年的布拉格之春及第一屆民選總統哈維爾。前者古怪之處,是提出改革的竟然是共產黨書記杜布切克。他上台後提出Socialism with a human face——人本精神,放寬藝術和言論自由,又進行經濟改革,結果引起老大哥蘇聯不滿,最後出兵鎮壓。陳家洛認為布拉格之春雖然失敗,但帶給當時的人很大啟示,「第一,捷克被蘇聯領導的華沙集團入侵,確立了整個蘇聯陣營的勢力。第二,大家發現體制內的改革只是死路一條!......全文請參閱《JET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