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FEB 2015 VOL: 150
2015-01-31 08:00:00
無伴奏的一百樣可能
無伴奏﹙a capella﹚這種表演形式來自十五、十六世紀教堂音樂,a capella這個字在意大利語的意思正正就是「按教堂風格」。時而世易,無伴奏形式由西方傳來東方,又經藝術家多番翻新,已經變得加倍好玩。像「一鋪清唱」就發展出混合劇場、舞蹈、形體動作等元素,他們的藝術總監之一伍宇烈可說是幕後軍師,最近更於太古坊免費表演,為一眾OL在密不透風的工作之中帶來清新的調劑。

J:《JET》 Y : 伍宇烈   S : 一鋪清唱
J:成立一鋪清唱的過程是怎樣的?
Y:小時候我看過香港芭蕾舞學會的照片,展示七十年代由外國舞者編舞的《望夫石》,穿著鄉村衫卻配上芭蕾舞鞋,這樣的本土故事竟然由外國人來做,畫面在我腦中一直縈繞不散,決意將來一定要做一齣。每次我跟不同人合作,我都將這主意告訴他們,邀請他們創作音樂,每次對方都說「好呀好呀」,但結果都是無人理,直至遇到伍卓賢。他提議我用a capella演繹這個故事,我當時想像的是有三百個男孩子在唱,加一個女人一舊石頭在演,結果當然未能成事,但在2008年新視野藝術節的《石堅》,就有十九個男生唱了,已經是很好的開始。2012年我們獲得民政事務局藝能發展資助計畫提供資助,就找了四個駐團藝術家正式組團,他們就是黃峻傑、陳智謙、劉兆康和曾浩鋒。
S:我們其中三個本來就在合唱團認識,那時候一鋪清唱有試音,我們分別去應徵,於是就被選為現在的駐團藝術家。除了唱歌,也學形體動作、跳舞甚至劇本創作,擴闊了我們的視野。最記得伍宇烈要我們一邊行樓梯上22樓一邊唱歌,從未試過要這樣練歌,過程是很深刻的,他也有跟我們一起行的,只是沒有唱歌。

J:以前對a capella的印象如何?成立一鋪清唱兩年後a capella帶給你甚麼?
Y:伍卓賢提出以A capella形式來演望夫石,說可以用人聲演繹中樂時,我還沒有太大感覺,後來發現可以加入舞台效果、燈光、道具等去豐富整個表演,我才發現其實這個art form有很多可能性。跟四個仔一起創作這幾年,我深深被他們能夠以同一頻率呼吸而感動,我跳舞一向要聽音樂聽拍子,有些人會以為只要在同一拍子踏下去,就叫做跳得對了,但一鋪清唱讓我體會合作的意義和力量,成為我很大的精神支柱。說回那個三百男生伴唱的夢想,至今我還未有放棄的,或者有一天找三百個男拔萃的學生去完成吧。

J:那你們一起呼吸的默契是如何培養出來的?
S:哈哈,要常常一起吃飯吧,那你就會認清每一個成員獨特的個性,其實跟平常生活認識一個人是差不多的。有時候跟其他單位合作,我們就要將這種呼吸帶給他們,也沿用同一種方式令他們與我們一起呼吸。

全文請參閱150期《J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