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MAR 2016 VOL: 163
2016-03-08 15:47:23
魚蛋歌聽出魚蛋風波


Text : Patrick Hui

這是個難忘的正月,年初二凌晨的旺角街頭,一眾市民就住小販擺賣問題,就地開年,一幕幕暴力場面盡攝入傳媒鏡頭,讓公眾看到,然後再經政府把衝突定性為「暴動」後,不單令市民跟政府的撕裂更大,連帶市民跟市民之間也多一重分歧。

「安定繁榮」是97過渡時,中方對港人的承諾,在人心惶惶之時,獲這四字安撫,的確如獲至寶。後經十多年的演繹更加深入民心,甚至成為一記咒語,凡破壞者就是不懷好意,是始作俑者。2014年的雨傘運動,起初尚算民心歸向,警方的催淚彈擊中廣大市民的神經,一致責罵這暴政。只是時間一長,安定繁榮的信徒開始出來干擾視聽,堵路令返工返學時間難掌握、令佔領一帶店舖生意一落千丈、令遊客人數大幅下滑,差點連閣下的大腸蠕動速度放緩也歸究佔中。
當然那些指控有些是事實,有些是誣捏,但現實告知,只要你觸及「安定繁榮」四字,即使只是影響到四粒字中其中一字的其中一劃,都夠令大家民心轉向。試想想只是靜坐堵路都被抹黑如此,差點站不住腳,不難想像初二的騷動在大部分港人心目中又是甚麼一回事。

亂,就是壞,就是可怕,就是不可為之,至於引起混亂的原因呢?不知道!不想知!總之搞亂就是不對。這是大部分香港人心態,其實也同樣反映在聽歌的取態上。從搖滾音樂看,這本應是各大樂壇中的固定元素,不用特意吹捧也應該存在於此,但現實可見,由Beyond到Supper Moment這30年間,搖滾音樂從來都只是熱潮,未有正式落戶香港樂壇,就算有也不見得根深柢固。然後每有樂隊組合做出成績來,傳媒還是會說一句搖滾回歸,多可悲,多可笑。究其原因,離不開都是嫌搖滾太嘈,思想叛逆,至於當中是為甚麼而嘈?要反甚麼思維,則沒留意。

搖滾如是,Hip Hop這源自黑人的控訴音樂,更是天生就無運行。Hip Hop無論去到日本還是韓國等亞洲地區,都能站穩一重要席位,偏偏香港又只能容納它做一時三刻的流行元素。2000年時,LMF的確成為香港Hip Hop界的殿堂,更成功將廣東粗口轉化成歌詞,成為原汁原味元祖級的港式Hip Hop。只是粗口文化從來就受到歧視,儘管當日怒罵香港報章道德淪亡的〈X家拎〉,後來跟黃貫中合作恥笑香港政府的〈香港一定得〉,以及直斥當日董建華政權的〈Wtf〉,首首道理長存,來到今天仍鏗鏘有聲,字字中的,但就是不為所動,接受的只限年輕一群,大眾從來都敬而遠之。甚麼時候Hip Hop才會被重視?只有當權者想扮親切扮了解年輕人時,才會跟大家玩首Hip Hop,Rap兩句扮同grade,只不過在年輕人心目中,這只是數白欖之流。



大家忌嘈忌粗,令可接受音域愈來愈狹窄,就連早前毛記電視搞的《分獎典禮》,一首惡搞〈無間道〉成為諷刺TSA令小朋友功課做到無停手的〈補充練習無間做〉,其中一句歌詞「明明我已晝夜無間想討好老母」,「老母」一詞便引起極大反對聲音,被指十分粗鄙,由小朋友唱出更不可接受,至於當中諷刺的內容,靜靜地無聲了。

全文請參閱163期《J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