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JUL 2018 VOL: 191
2018-07-05 15:44:39
格魯吉亞 葡萄酒之鄉

Text & photo : Nay Chung

喜愛葡萄酒的話,對格魯吉亞(Georgia)這名字,
不會感到陌生,很多人更會想起當地獨特的陶瓶。
其實看似來自古代的陶瓶,
只是格魯吉亞引起海外市場關注的手段,
終極目的是要告知全球:格魯吉亞人才是釀製葡萄酒的鼻祖。
走進當地的葡萄園,親身了解證據和事實勝於雄辯。
而且,置身群山翠綠當中,
竟然開始相信當地神話傳說:
格魯吉亞由天神的後花園割讓出來。
可能,我醉了!

釀酒文化足足八千年

考古學家在格魯吉亞發掘出不少有數千年歷史的品酒及釀酒器皿,在首都第比利斯(Tbilisi)的國家博物館當中,便收藏了來自公元前六千年的酒具,證明格魯吉亞人在八千年前已懂得釀製葡萄酒,比起法國和意大利釀酒文化早四、五千年。

既然來到葡萄酒的家鄉,可以省下國家博物館的門票,走進活生生的葡萄園認識當地酒文化。卡赫基州(Kakheti)是格魯吉亞最重要的產酒區,全國65%酒莊設於此區。州內重鎮Telavi離首都第比利斯不過兩小時車程,前往途中經過林蔭大道、翠綠平原、高高低低的山丘,遠處還有白雪蓋頂的高山。豐富的地形,加上夾在火之國阿塞拜疆和帶來涼風雨水的黑海之間,做成格魯吉亞氣候的多樣性。所以,兩間酒莊只要相距數十公里,即使採摘同一葡萄,運用同樣釀造方式,也會生產出風味個性獨有的葡萄酒。

除了屬於全球最早釀造葡萄酒的地方,格魯吉亞的葡萄品種數量亦是世界之最。在Telavi附近的Shumi Winery的露天博物館內,種了大約450種葡萄。紋了身的酒莊型男導賞員說:「博物館當中有324種都是格魯吉亞原生葡萄,其餘來自歐洲和美國。其實格魯吉亞的葡萄品種本來超過1,400種,現在只剩下525種,但用作釀酒的最多45種,最常見的有Saperavi、然後是Kisi、Chinuri之類,等會你可以在我們美麗的花園中嚐嚐。」

地下陶缸釀出琥珀金

當地原生葡萄所釀的酒當然吸引,但源自八千年前的釀酒方式更加迷人,所以我到訪了同區的Vaziani Winery。酒莊內有39個埋於地下的巨型陶缸,這些稱為Qveri的陶缸,便是八千年前格魯吉亞人用以發酵葡萄的器具。將收採的葡萄放入Qveri中,持續一個月不分晝夜每兩小時攪拌一次,然後以厚重的石蓋封頂,六個月後才可打開。當中掏出來的酒金黃如琥珀,所以稱為Amber Wine。埋在地下的陶缸保持完美濕度和溫度,富有當地風土氣味及礦物質的材料,亦與單寧相輔相成。琥珀酒的單寧霸氣,帶點原始野性,並非大眾情人類。不過,卻有泥煤味威士忌的魅力,一旦懂得欣賞便開始上癮,繼而傾心。

現時格魯吉亞大部分酒莊主要使用木桶和鋼桶釀製葡萄酒,但也不放棄Qveri的八千年傳統。配合葡萄酒保留下來的傳統,還有Supra的餐飲文化。Supra是一種聚餐形式,人數不拘,食物也沒嚴格規定,但最好有香口的蔬菜香草,肥美油腴的燒豬烤雞,能佐以個性強烈的葡萄美酒。Supra的重點是每檯都會選出一位tamada,tamada必須是男性,而且能言能喝,於聚餐中打開話題和帶領敬酒。Tamada不可讓冷場出現,若發現席上有人沒法投入話題而出現冷場,他便會製造新話題,讓客人再敬酒。總之,要讓全場氣氛愈夜愈高漲。來到格魯吉亞,不要錯過Supra。雖然不明白tamada的流利俄羅斯文,但在熱鬧氣氛中享受美酒佳餚,好像返回沒有手機沒有網絡的年代,大家用葡萄酒作語言,面對面以心交流,真想唱首〈今宵多珍重〉。

遠古河岸聖城遠

古河岸聖城首都第比利斯的古城位於河岸旁,依山而建,糖果色的小屋襯托精緻露台,山頂還有城堡,集齊夢幻元素。舊城和新城以數座橋樑連接,最搶眼便是有「明日世界」太空設計感的和平橋。若想登上城堡,可以乘坐橫跨庫拉河的纜車,俯瞰像是童話主題樂園的古城。不過,要見識天神後花園的真正旖旎,最好往郊外走。

離開第比利斯只是40分鐘車程的姆茨赫塔(Mtskheta)古城,於景色已截然不同。據說古城在三千年前已有人居住,於公元前三世紀至公元前五世紀,更是高加索伊比利亞王國(Caucasian Iberia)的首都,1994年列入世界文化遺產。古城位於藍色的Aragvi河和泥黃色的Mtkvari河交匯處,如果站在對岸懸崖上的Jvari Monastery前,便能清楚看見猶如天神畫布的奇景。

姆茨赫塔地方不大,卻是格魯吉亞的聖城。據說公元1世紀時,一位叫Elias的猶太人將耶穌聖袍帶到姆茨赫塔埋於地下。五世紀時,姆茨赫塔國王宣布要在城內興建教堂,埋藏聖袍的地方竟然長出杉樹,七條強壯的樹幹成為教堂樁柱,被信徒視為神蹟。現時看到的生命之柱主教堂(Svetitskhoveli Cathedral)為11世紀時興建,入口處有神父為教徒潑灑聖水。教堂內保存了不少壁畫,傳說埋藏聖袍的地方立了石壇,圍滿了虔誠禱告的信徒。即使不見聖袍真身也不見杉樹,也能感受到不可侵犯的聖神。 壯闊雪嶺隱村離開姆茨赫塔向北行,道路兩邊高山愈見高聳峻拔,經過不太起眼的Ananuri古城後,便開始行走彎曲崎嶇的山路。山路屬於全長220公里的格魯吉亞軍用道路(The Georgian Military Road)一部分,道路於1799年由俄羅斯人建造,1863年完工,連接格魯吉亞和俄羅斯兩國,曾被列為全球40大危險公路之一。雖然兩國打仗多年,俄羅斯更佔領了原本屬於格魯吉亞的南奧塞梯,兩國關係一直欠缺和諧。不過,沿途可見不少俄羅斯的老爺車。在山腰的滑雪勝地Gudauri附近,還有座格魯吉亞俄羅斯友誼紀念碑(Georgia-Russian Friendship Monument)。可能鋪了皚皚白雪的山峰,加上遼闊的山谷,太過壯麗磅礡,令人忘卻二百多年來的恩仇。

車子繼續往海拔1,700米的目的地,Stepantsminda小鎮進發,沿途顏色已由翠綠變成雪白。「這裡的礦物質十分豐富,融雪而成的泉水對腸胃有益,你也喝一點吧。」司機兼導遊說,其實這片風景已夠治癒。來Stepantsminda小鎮的人,大部分為了前往Tsminda Sameba Church朝聖。不過,來到之後,發覺卡茲別克山(Mount Kazbegi)的風光更吸引。「卡茲別克山最高點為海拔5,047米,瑞士的白朗峰只有4,810米。」導遊語氣中帶點自傲。顛簸三小時才到達的小鎮,最好留一晚,欣賞天神後花園的星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