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APR 2015 VOL: 152
2015-04-02 08:00:00
GlashÜtte Original 一世紀爭回來的Original
二月應Glashütte Original之邀,到德國出席品牌有份贊助的柏林國際電影節。現代電影看完,重點項目是參觀具170年傳統歷史的製表廠房。再之後的甜點,是瀏覽了一點不比主菜失色的鐘表博物館。行程雖匆匆,但親身踏足過日耳曼民族這片土地,見識過到他們的一絲不苟,更深深感受到Glashütte Original當中的Original一字,是如何劫後重新、如何一步一腳印地爭取回來!

十八世紀德國薩克森州(Saxony)的Muglitz山谷附近,有一個名為Glashütte的小城鎮,這名字在德文裡,有「璀璨金屬的寶庫」意思。這城鎮盛產銀礦,多年來大家都以採礦維生,養育了一代代居民。但當銀礦量日漸減少時,村民生活開始受到威脅,於是便向市政府求助。幸好1845年有一位皇室鐘表大師Ferdinand Adolph Lange,他為居民苦思出路,最後想到向政府提出貸款,成立市內首間製表公司,目標是把礦工及百姓們培訓成製表工匠,讓他們轉型製作高品質的鐘表。這概念大概比我們財爺的美食車想法,高瞻遠矚不知多少倍。

Adolph Lange明白到,單憑個人之力難成氣候,所以一開始他便廣邀世界各地有識之士前來助拳。當小小表鎮漸漸轉型,開始凝聚各方好友慕名而來,例如Adolph Lange的女婿Julius Assmann,又例如Adolf Schneider,小小一個Glashütte城鎮慢慢奠成德國鐘表工業的基石。難能可貴的是,他們明暸到薪火相傳的重要,為了巧手工業能持續發展,早在1878年Moritz Grossmann便創立了「德國製表學校」,以培育更多年輕表匠為己任。

唯歐洲時局開始動蕩,第一次世界大戰後,世界經濟陷入低潮,當年有一位叫Johannes Durrstein的製表商計劃以低成本製作,打造同樣質優及準繩的腕表,並以Union之名推出百姓能負擔的腕表。唯禍不單行,當大家再次接受Glashütte的新產品時,第二次世界大戰又驀然來到,當年政府下令所有表廠改為生產軍用物品,令製表業再次煞停。大戰結束後,作為戰敗國的德國,所有表廠都被蘇聯軍隊進佔,Glashütte製表業跌至史上低位。為了令死灰復燃,1951年政府下令將所有製表工廠化零為整,合併為國營企業VEB(即「人民的公司」),在往後數十年替東歐國家提供鐘表製作。

政局不斷劇變,柏林圍牆於1990年倒下,東西德再次統一,VEB在1994年正式被私有化,由Heinz W. Pfeifer出任CEO,立下決心重振昔日的Glashütte雄風!就在1995年,公司宣布把旗下所生產的腕表,統統命名為Glashütte Original格拉蘇帝。多添Originial一字,就是給人一種「原來」、「原創」的感覺。正式取名Glashütte Original後,品牌不斷推出膾炙人口的Senator、Karree、Lady Sport、Pano、Sixities等等不同腕表系列。到了2000年,品牌被Swatch集團收購,資源更為充沛,是品牌另一個發展里程碑。

對了,讀到這裡,你明白到Glashütte Original歷史的同時,也等如細閱了整個德國的製表工業進程。

全文請參閱152期《J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