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2018-08-03 13:44:51

畫鞋達人Joshua Vides:藝術不應有界限

喜歡波鞋的朋友,定必對LA 藝術家 Joshua Vides一點也不陌生,擅長將經典鞋款變成2D漫畫鞋的他,近日與The Forest商場舉行展覽,展示多款成名作,讓大家在夏日走進黑與白的二次元世界。

TEXT |AS

PHOTO |Bowy 

#找回創作初衷

Joshua Vides這兩年成為很耀眼的藝術家新星,他的作品連NBA籃球巨星LeBorn James、日本藝術大師村上隆、Tinker Hatfield都曾經穿上過,instagram已經擁有125K的followers。Joshua原本是一名圖像設計師,從小便喜歡畫畫,畫過不少作品的他希望拾回創作的初衷,就是隨心所畫。於是他決定只用一支筆去畫他的作品,以自己最喜歡的Air Force 1作試驗,用黑色粗線條繪畫這波鞋,結果引起球迷及網民關注,討論度一傳十,十傳百,其作品的炒價更是幾級起跳。

訪問其間,有不少鞋迷等候Joshua為他們的波鞋簽名,原來Joshua感到受寵若驚,「其實我真的沒有想過會有香港人認識我,只能說網絡真的可以令到藝術家的作品很快地傳到不同地方。」

#再簡單的事物都有它的故事

Joshua在這次展覽首次展出其成名之作Off-White X Air Force 1 Low “The Ten” ,與及相當受歡迎的Supreme X Nike Air Force 1 Mid等作品,他亦親自設計並畫出一個籃球場和locker room。有留意開Joshua的作品,都知道他畫的對象不只波鞋,流動廁所、消防栓,甚至是香蕉等生活中常見物品都有畫過。不過面對部分人批評他的畫風很簡單,他就一再強調,「所有簡單的事物都有它的故事。畫一雙鞋,你需要了解它的一切才能畫得完美。我有時起碼花數小時才能完成一個作品,因為你需要用最真誠的感情去畫,一筆一畫都是有生命的。」

#為什麼藝術要有分類?

由於在網絡上備受討論,Joshua亦得到不少品牌的青睞,從高級時裝品牌而至街頭潮流品牌亦有合作。Joshua直言自己不會自稱為street artist,「為什麼藝術要有分類?就如時裝一樣,你看Virgil Abloh可以入主Louis Vuitton的時候,證明了這個世界已經沒有高級和街頭時裝之分。真正喜歡藝術,只在乎它是美不美,能否觸動你的心靈就足夠。我自己創作的時候,亦不會有這樣的想法,想畫就畫,才能做出最好的作品。」

倘若想親身見證這位up and coming的藝術家作品,大家趁這個盛夏就要來一轉旺角的THE FOREST了。

「THE FOREST x REALITY TO IDEA」 SNEAKERGround企劃

即日至2018年9月30日

地點: 旺角奶路臣街17號THE FOREST

 

 

issue AUG 2018 VOL: 192
2018-07-26 14:27:26
藝術書店

近年香港藝術市場蓬勃,無論本地藝術家是否得益,市民對藝術的興趣提高了是不爭事實。然而,在這一片歌舞昇平中,藝術書店卻幾乎絕跡,香港市場之畸形,實在有點難以置信。

Text : 蘇媛  / photo : 圖片由TASCHEN提供

香港在過去幾年,畫廊、藝術拍賣、藝術博覽如雨後春筍,藝術品拍賣價錢水漲船高,巴塞爾香港展會人頭湧湧,一片好景,可是在同一期間,香港幾乎唯一可以買到優質藝術書店Page One卻全面結業,令人非常唏噓。當然書店和任何行業一樣,盈利或倒閉的原因很多,不能一概而論,何況隨著讀者閱讀習慣改變,出版業和零售書店面對前所未見的挑戰,撐不下去的案例多不勝數。只是作為藝術愛好者和書迷,香港的局面未免太令人沮喪!尤其看到每年一度的香港書展對推廣藝術書籍的乏力,更是無奈。

在藝術書店買少見少的情況下,著名藝術書籍出版社TASCHEN在大館開設亞洲第一家書店,的確是相當令人興奮的消息。TASCHEN在1980年在德國其實是以書店創業,專賣漫畫書,三年以後開始出版事業,目前是國際大型藝術書籍出版社之一,共有十四家書店,走比較高價路線,售價可以高達三十萬港幣,其中不少是為客戶特別編製的限量版書冊。亞洲區總經理梁國俊表示,對於香港以致整個中國和亞洲市場,TASCHEN當然十分注重,不過開設門市倒是經過一段時間策劃,原因除了香港藝術市場日漸活躍外,Page One的倒閉是其中一個促成的因素:「我們一直和Page One、誠品等書店合作發行,誠品售出的是比較大眾化價格的入門書籍,像經典的《Basic Art》系列,Page One就偏向價格稍高的專門類別,Page One結束後的確出現了該類型書籍市場的空白,開設自己的旗艦店變得更為合適。」

大館的旗艦店佔地1,300平方呎,雖然不太大,但依循歐洲店舖設計風格,給人寬敞而舒適的感覺。就業務收益來看,出版業務依然是最主要的收入來源,不過零售店依然重要,特別是對TASCHEN的整體形象:

「我們有點像Apple Store,書店是銷售點,更是推廣產品和鞏固公司形象的策略。」

TASCHEN一年大約出版一百冊書籍,很多籌備經年,出版作品超過十種語言,包括中文,香港旗艦店出售約有五百多種。在業務方面,與特定客戶合作的限量版書冊是相當重要的收入來源,目前在香港書店展示的作品是和法拉利的合作,全球限量250套,裡面許多珍貴的圖片是法拉利總部保存檔案,是第一次公開,加上連架子的設計十分精美,就像一件跑車引擎零件,簡直就是一件收藏品,相信法拉利車主和發燒友一定不計較價錢了!隨著科技發展與讀者閱讀習慣的改變,出版業和書店面臨的挑戰確是巨大的,對TASCHEN的影響又如何?「我們的讀者很多是藝術家和收藏家,他們對照片和印刷水平的要求很嚴格,電子書不能滿足他們,而且很多書冊本身也有紀念和收藏價值,所以我們並沒有出版電子書,業務也沒有因為電子書或網絡發展受到很大的影響。」

TASCHEN的開業,我們無任歡迎。不過我們更希望看到更多本地獨立藝術文化出版和書店有發展空間。近年,亞洲鄰近城市多了不少藝術書的專門書展,頗具規模,例如已經舉辦了十屆的東京藝術書展,在創辦第一屆中只有七十個參展商,參觀人數八千多,今年參展書商增至三百五十多個,參觀人數突破兩萬三千多人,新加坡、曼谷和上海亦有類似大型活動。香港書展已經有二十年歷史了,能否搞搞新意思,為香港市民帶來更多有深度同時又不失趣味的藝術項目? 以香港搞書展的雄厚資源、藝術市場發展的速度、政府號稱對藝術文化發展支持的力度,藝術文化出版業和書店不免顯得斯人獨憔悴。一個屬於香港的藝術書展,是否真的是不可能的任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