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11289
2020-03-08 17:00

余香凝 聽見我的心聲

Text︱Ko Cheung
Styling︱Sum chan assisted by Calvin Wong
Photo︱KARL LAM
Hair︱Ken Hui@ii ALCHEMY hair & nail
Makeup︱Melody Chiu
Wardrobe︱MAX MARA(white dress and pastel green gown)/ LOUIS VUITTON(floral sequins dress)/ BOTTEGA VENETA(orange leather dress)
Jewelry︱FRED

做電影記者,時被親友好奇提問:「你有無見過?真人靚唔靚?性格點㗎?」(下刪千題)。坦白說,予欲無言。人在江湖,深知水銀燈下如幻境,永遠彰顯演藝人的光芒,但回歸現實,再絕色的明星亦不過凡人,各有苦樂。單靠一時三刻相處,我們憑何去給他人生命妄下定義?


況且,人要認識真我,也不易。像余香凝(Jennifer)曾自以為,「是個平凡空白的女生。」直到成為演員,經電影薰陶、同業提點、輿論打磨,她才發現骨子裡也暗藏倔強、麻甩或跳脫等多元特質。「每完成一部作品,發現不一樣的自己,就覺奇妙,也享受意想不到的探索!」愛上唱作的她,還挑戰自己,將於三月底舉行首次個唱《Out First Day Live 2020》,今次不演別人、只做自己。「期望你們可透過我創作的歌,聽見我的心聲。」

既熟悉又陌生的余香凝

訪問日,影樓內,靜看余香凝,以「九頭身」fit爆身材,穿戴品牌的精緻服飾及珠寶,配合時裝編輯及攝影師指導,時而躺身鋪滿英文報章的地面,時而穿梭於玻璃層板之間,靈巧地擺動優美的姿態,心裡莫名萌生「既熟悉又陌生」的反差感。


「熟悉」,或因工作關係,常在不同場所「遇見」伊人。余香凝自16歲起已做模特兒,接拍不同類型的廣告,當她加入電影圈,又巧逢「新新浪潮」,獲得不少演出機會,從《骨妹》豪邁有義的張靈靈、《非同凡響》內歛自卑的OK姐姐,到《逆流大叔》爽朗果敢的龍舟女教練,她的身影在大銀幕可說「老是常出現」。


再者,余香凝自去年起,接連兩屆為香港國際電影節擔任青年大使,親身走訪影院或校院,跟男女老幼影迷謝票或講談,工餘亦常到戲院看戲,令人對其印象不淺。譬如我最近一次與她巧遇,就是在《幻愛》優先場,巧合地與其並肩而坐看電影。想及此,有感,這代年輕新演員相對舊時明星前輩,雖然少了距離感和神秘感,但卻多了親切感及在地感。


不過「遇」得多,不代表我們了解他們。儘管科技便捷、網絡流通,大眾可隨時隨地經不同作品、報道、活動或社交平台,追蹤演藝人幕前幕後的生活,可是這些片段,實際零碎、片面或間接,無法全然反映當事人的心路歷程。像自問欣賞過余香凝所有作品、讀了大量訪問,甚或數度碰見她,但這回雙方首度面對面交談,從她開懷時上揚的嘴角、沉思時低垂的臉蛋、感觸時眼角泛起的淚光,我再次深深感受到,演藝人在星光背後,仍存在很多未為人知的面貌,「陌生感」亦由此而來。

 

「估我唔到」的玩味

有趣的是,余香凝笑說當她審視自身,原來也有此「既熟悉又陌生」的驚奇感。「我常自稱『平凡』,不是純粹謙虛,而是由細到大,真的太沉靜,欠缺鮮明度。最記得還是模特兒時,看Anjaylia做『邦民女』,入屋又有觀眾緣,好佩服。反觀我的形象模糊,拍的廣告都無人記得,曾自我質疑:是否做得未夠好?」

 
還幸,余香凝雖無個性,但為人不消極,了解自身問題後,她就努力去屢試屢戰,嘗試建立自己,而當上演員正好為她開路去尋看更多可能。「愈演得多戲,我竟然愈喜歡平凡本質,因為它留下空間,讓我跟背景與性格迥異的角色,互相交流和融合,誰也不搶誰的戲,還帶來強烈的對比感。像人家見我斯文慣,突然演霸氣骨妹,會驚訝;以為我好女仔,但跟成班逆流大叔前輩會鬥粗魯,幾男仔頭幾搞鬼;或幕前總是裝扮靚靚的,用素顏演乖學生,無人認得出,還跟我說,好似他們身邊某些同學和朋友,幾好玩!」


余香凝調皮地輕拍手,「我喜歡給人『吖,真係估唔到!』的玩味,期待日後能演更新鮮角色,像拳拳到肉的硬淨打女,或更嚴肅和成熟的人物,應該很過癮吧!」她感激表示,「實在多得不同導演願意放手,讓我參演從沒想過的角色,才能牽動出不自知的硬朗、嚴厲和勇悍,從電影到現實,為我豐富本來空白的生命。」

 

  

我愛唱作不是口號

真我覺醒,驅使余香凝想勇闖「音樂」新關。她愛音樂、也懂彈結他,2017年曾與監製J Lee合作,首度作曲及主唱〈你愛的人上〉,往後還陸續推出單曲如〈簡單情歌〉、〈黑暗之外〉,及在有份演出的《非同凡響》獻唱〈陽光普照〉、《Baby復仇記》跟另外三位女角陳靜、王敏奕及麥芷誼合唱主題曲。2018年,她曾獲吒咤903頒發「生力軍銅獎」,去年,又在金像獎頒獎典禮,及前輩馬浚偉的演藝學院演唱會上,先後擔任嘉賓。最教人猜不到,是余香凝將於本年三月廿七日,假九展Music Zone舉行首個個人演唱會《Out First Day Live 2020》。從影壇新貴到樂壇新寵,她拋出的「震撼彈」,令人為之意外。


「老實說,我不是全職歌手,論音樂造詣未算上乘,跟創作團隊籌備演唱會,也深明資歷淺、『飲歌』少,大家對我無從入手,但我真的很喜歡廣東歌,不是玩玩吓!」余香凝傻氣地甜笑,「完全沒預到吒咤會頒獎給我,當時他們問:『你係咪真係繼續唱㗎?』我超肯定回答:『會呀!會呀!』,可非客套。成長中,我不是很日韓歐美系的人,主要聽廣東歌度過各個重要時光。」


余香凝娓娓道出,「第一次暗戀的男生是K字頭,那陣子就勁聽〈奇洛李維斯回信〉,在Xanga寫歌詞抒發情懷;入行前後,王菀之的〈畫意〉講荷蘭畫家梵谷一生坎坷,無人認同依然堅持創作,助我克服迷茫;自家作品〈黑暗之外〉,本是我和監製受天災人禍啟發,想寫來勉勵別人。誰知推出之際,發生緋聞事件,我突變新聞人物,飽受輿論壓力,最終歌出了,不為人所注意,但至少陪我捱過暗黑和痛苦時期,來得合時。」聽她回憶跟音樂的緣份,明白做音樂非出於一時興致,而是基於真心。

 

我也想聆聽你的心聲

感恩電影和音樂的滋養,余香凝想藉由演唱會和歌曲,表達自己又回饋社會,「近年閱讀劇本學會思考人生、留意社會被忽略的人與事,改變了我從前唯唯諾諾,不敢發言的軟弱。如今,我想增值修養,給談吐加點營養,做出更有意思的作品。」認真的她說到做到,現正修讀公開大學的四年制社會科學課程(當中設有遙距教學),「這科還牽涉Econ和Political,我在找資料和做功課,得到很多新知識、新視野,看到更遼闊的世界,多了設身處地想事情。」


例如《Out First Day Live 2020》,余香凝不純為滿足自己,「想跟觀眾浪漫交流。個唱用獨腳戲結合電影和音樂元素,表達我從兩者中的得著與成長。但說個人心聲之外,我還期望將舞台與人分享,影迷可在我的歌得到力量,身邊的年輕演藝朋友也可一起上台表演,人人像參加場約會般,既享受又快樂。」


余香凝重視平等相處,只因曾受比較之苦。「演唱會前夕推出了一首新歌〈無得比〉,乃受《非同凡響》啟發。我發現香港小朋友在家在校,承受無數比較和壓力;就算大人,也面對升職轉工或伴侶之間的比較。回想童年,我就因為試過被媽媽拿來跟同學比成績、比琴藝,緊張到寫日記『下次要考好啲』,甚至十幾年後,聽到同學的消息,仍然心怯,自覺未夠好,多可怕!因此〈無得比〉用略為『寸』語調去唱,無非想鬼馬一點,提大家別自卑,要拋開比較心,學習自愛;做演唱會也不為比較誰較好,只想善用手上資源,跟同伴創作和表演,讓每個人看見各自的可塑性。真的,平凡如我願意付出和學習,如今也做到喜歡的唱作路,我相信你們亦可以!」■

 

 

issue FEB 2020 VOL: 210
2020-02-05 17:42:47
【台灣大選專題】張秀賢:問題在制度,也在參選人的心態

台灣大選引起港人關注,政界中人也有不少前往觀摩,視察在完全民主制度中,候選人和政黨如何處理選舉事務。新上任的元朗區議員張秀賢(Tommy)亦是觀察團其中一員,他指港台選舉最大差別,除了制度上的根本問題,還有候選人對待政綱、選舉策略以至選舉後的心態。「若不解決這些問題,即使我們能夠學到台灣選舉的『形』,也得不到當中的『內涵』。」

Text & photo.Timothy Lo(部分相片取自受訪者及候選人官方社交媒體)
Photo edit.Bowy Chan

 

選舉對你來說代表甚麼?有何意義?
選舉對政治人物來說就是成績表,結果反應我們的工作是否夠好;選舉進行時,選民也能夠透過候選人的籌備得悉其工作態度。但選舉不應該是政治人物的唯一工作,我們該多思考究竟如何能夠幫助更多的人。當選後,議員身分讓有心服務市民的人可以做得更多。當然,無論是候選人還是當選人,最重要還是心態,佔了位置不做事也徒勞。

你覺得一個稱職的區議員該是怎樣?
區議員以往總是面目模糊,甚至連當選者都不太清楚知道需要做些甚麼。我們從今屆區議會能看到,即使區議員的限制很大,仍能透過議事和地區政策服務市民和發聲。區議員不應該像「街坊保長」班的角色,旅行團、派發禮品和福利固然會做,但吸引到市民的注意力後,也要跟他們解釋政治主張和理念,不應本末倒置為派而派。是次台灣立委候選人吳怡農便值得學習,網民和媒體大多關注其樣貌和身材,他反而藉此機會,「騷」完肌肉後認真介紹國防政策主張。

是次來台觀察大選,從中獲得甚麼啟發?
台灣政客所用策略或造勢技巧固然印象深刻,像如何動員選民、塑造政治明星等,但香港人未必做到——因為兩地制度有根本差異,台灣是真正的民主社會,香港則沿用半民主、行政主導的制度,無論選民還是議員也不能「假戲真做」,過分沉迷選舉的遊戲。我們能夠為他們的選舉感到震撼,但我們同時必須清楚台灣歷史,了解他們從哪裡走到現在這一步。此次來台也拜會了台北市市長柯文哲與桃園市市長鄭文燦,在市政和地方建設上互相交流意見,參考他們的改革和成果。

你如何看「民意」和「民意代表」這兩個字?
所謂民意代表即受命於民(mandate),代表民意發聲;但從政者必須有原則,不能事事跟隨民意,更不應該因為選票而改變自己的立場。民意會提醒政治人物,不要遠離民眾太遠,但同時不能隨風擺柳,跟著民意轉軚。在選舉中,當選就是授權。再以台灣吳怡農為例子,他參賽的台北中山、北松山選區一向都是藍營鐵票倉,他也不會無端改變自己的立場遷就選民啊。

選舉策略較重要還是政綱較重要?
參選的人不能只看其中一樣!選舉策略重要,在於其塑造形象、打動人心的效果、合適的選舉策略能幫助從政者更有效宣傳自己的理念,幫助民眾了解你更多;但政綱是參選人的「中心思想」,呈現出參選人是如何的政治人物。像台灣大選中,藍綠陣營的選舉策略形成旗幟鮮明的感覺,單純看策略其實像看花紙,總要打開看裡面的內涵才能夠了解不同候選人的質素。